《777上篇》:南极诺沃的冷酷,非洲尽头的炙烤,澳洲珀斯的凉风,亚洲迪拜的雷雨 —— 777挑战已过半,众将士给您拜大年。

迪拜时间2月4日中午12点,北京时间下午4点,777团队即将登上飞机前往第五站比赛。今天是中国的除夕,选手用多国语言为大家喜拜中国年!


777第一站:1月31日南极大陆诺沃

开普敦当地时间1月31日早上5点,777团队从酒店出发,乘大巴前往开普敦国际机场。机场大厅的显示屏上显示,我们乘坐的航班号是82082,目的地南极诺沃,预计起飞时间8点。

开普敦机场显示屏第三行就是我们的航班。世界上能够显示前往南极航班信息的机场真是凤毛麟角。

这一趟航班非常特殊,我们从一个国家出关,可是并没有前往任何一个国家(南极洲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政体)。

这架庞大的波音757飞机只有50多个座位,经过特殊改造可在南极蓝冰跑道起降。

上飞机后空姐为大家发放能量胶和功能饮料。

从开普敦飞往南极内陆的距离是4200公里,飞行时间5个半小时。参赛选手抓紧时机休息。

飞越南大洋之后,我们来到了南极大陆上空。从窗外看去,是美得令人窒息的白雪和蓝冰。

飞机准备降落前1小时,大家开始换比赛服装,穿保暖衣物,涂防晒霜。在机长稳稳地把飞机降落到南极的蓝冰跑道时,机舱内响起激动欢呼声。

2019年777中国之队。从左至右:蒲爱民,罗飞,曹峻。

大家进行了短暂的修整,之后到起点拱门集合,赛事总监Richard说明了赛道情况,倒数之后鸣枪,2019年777的首站比赛终于在南极诺沃开始了!

比赛时气温高达零下4℃,风很小,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、身上,让人感觉温暖如春,而身体背阴的一面,可以感觉到明显的温差。现在正值南极的夏天,它毫不吝啬地为大家展现了温柔的一面。

美国人迈克尔(Michael Wardion)在跑了6公里之后,感觉身体过热,干脆脱掉了长裤,穿着短裤在南极的冰原上奔跑。最终成绩3:16.43,获得首站男子冠军。

在迈克尔抵达终点之后,南极突然变脸,为大家展示了冷酷的一面。虽然南极现在是极昼,但太阳角度还是有高低变化。太阳角度变低之后,给万里冰原带来的热量就会减少。

与此同时风力加大,风寒效应(wind chill)使体感温度骤降,大家纷纷在补给站把原本脱掉的中间层衣服重新穿上。温度骤降了10度,大家不禁怀念起开普敦的暖。

第二名是捷克人皮特(Petr Vabrousek),成绩是3:39.02。

皮特是捷克人,已经完成了192次铁人三项比赛,其中41次获得冠军。他还完成过240次马拉松比赛。

皮特和迈克尔都参加过2017年的777,可谓是老对手了。但这次皮特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,就是带着19岁的儿子菲利普(Filip Vabrousek)完成7天7大洲的7个半马。菲利普半马PB是1小时13分钟,此次南极站的成绩是1:38.31。

38号皮特和37号菲利普是2019年777的父子搭档。

中国选手蒲爱民的马拉松PB是2小时54分钟,作为非专业选手,这一成绩是常人难以企及的。蒲大神现任深圳蒲公英广告有限公司董事长。今天777首站完赛成绩是4:46:19。赛后他表示,南极之战还是按照预期目标完赛的,一是因为首次来到南极,对赛道并不熟悉,部分路段积雪比较松软,确实加大了难度,二是首站不能发力过猛,要在7站之间合理分配体能。

2019年777中国之队蒲爱民顺利完成首站南极的比赛。

中国的另外2位选手曹峻和罗飞以6:02:49成绩携手完赛。曹峻曾经3次徒步抵达北极点,3次徒步抵达南极点,登山越野马拉松,无所不能,可谓户外大神,现任华大运动CEO,致力于为户外爱好者开发营养补给产品,为今年777中国之队配备了体能元。

2019年777中国之队曹峻完成首站南极比赛。

罗飞是深圳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,这次参加777比赛,就是为了帮助乡村儿童“飞越彩虹”,为世界传递中国民族娃娃的天籁童声!

2019年777中国之队罗飞顺利完赛南极站。

76岁的美国人丹(Dan Little)是今年777选手中年龄最大的。最终他以7:11:22完赛,虽位列男子末位,但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和掌声。丹已经完成了200多次马拉松和超马比赛。他喜欢把自己描述为经典的乌龟,希望能够成为有史以来最年长、也可能是最慢的777跑者。 丹在俄克拉荷马州长大,现在是俄克拉荷马科学和数学学院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主席,已长达33年。

76岁的美国人丹参加2019年777比赛。

女子方面,现年33岁的丹麦选手克里斯蒂娜(Kristina Schou Madsen)以3小时47分41秒夺冠。克里斯蒂娜是一名越野选手,曾入选丹麦国家队参加越野跑和山地赛事。 2015年她获得了火山马拉松的冠军,完成过亚马逊丛林自补给230公里多日赛。 克里斯蒂娜还保持这乞力马扎罗山女子速攀记录。 她的希望能够创造777的女子最快平均完赛时间的记录,但是遭到了来自英国苏珊娜的强劲挑战。

丹麦人克里斯蒂娜获得南极站女子第一,但接下来遇到了英国人苏珊娜的强劲挑战。

第二名是英国人苏珊娜(Susannah Gill),成绩是3:53:55。

英国人苏珊娜取得南极站女子第二。34岁的她马拉松PB是2小时58分。

斯蒂芬妮是法国运动员、作家、演说家和企业家。 作为一名长跑运动员,她赢得过几场比赛,包括2018年末的法国24小时锦标赛。她也是一位充满激情的探险家,在2014年和丈夫用74天的时间横穿南极大陆(丈夫这次也一同参加777比赛)。

与丈夫携手参加777比赛的法国人斯蒂芬妮在南极获得女子第三。

今年68岁的格劳利亚(Gloria Lau)来自新加坡,是女选手中年龄最大的。多年前检查出骨质疏松症,大夫建议她做些负重练习,于是她就爱上了长跑。她参加过南极冰川马拉松,是七大洲马拉松俱乐部成员,也完成过北极点马拉松,加入全球大满贯俱乐部。这次她决心用7天把七大洲再跑一遍。此次南极的完赛成绩是8:11:32。

南极站比赛还有一点与众不同,所有人都不能随意丢弃任何东西,必须放在指定回收桶内。所有废弃物都会被及时带出南极,带回非洲,进行相应处理。

即将离开南极大陆,大家都恋恋不舍,但是从南极比赛开始的那一刹那,秒表就滴答滴答走个不停,大家必须要在168个小时之内抵达迈阿密的终点线,否则挑战将告失败。

短暂的停留却给大家留下了长久的回忆,南极大陆之美,深深印在大家心里。同时每个人都成了南极使者,不仅熟知进入南极必须严格遵守的环保要求,还让原本已经很健康的生活方式更加绿色环保。

777第二站:2月1日非洲开普敦

在南极比赛最后一名冲过终点之后,大家收拾行囊,登上包机,经过5个半小时的飞行,返回了开普敦。入关、取行李、坐大巴到比赛起点,一气呵成,在首站比赛结束10小时之后,第二站比赛马上又开始了。

没想到迎接我们的是非洲的滚滚热浪和烈日的炙烤,气温高达31℃。大家都预想到这站比赛会比较热,但是没想到这么热。以下是摄影师拍摄的原图,并没有PS,升腾的热浪竟让画面有了油画的质感。

在南极获得第二名的苏珊娜扳回一局,获得非洲站女子第一,成绩3:21:32。

迈克尔继续领跑,第二站成绩2:57:58。

蒲爱民以3:35:44完赛,是非洲站第四名。

66岁的美国大妈吉妮·特纳完成过208个全马和128个半马,此次参加7天7大洲7个半马。

2位年级最大的跑者也经住了非洲炙热的考验。

罗飞、曹峻第二次携手完赛,在连续作战的第二场比赛中跑进了6小时。

来自法国的夫妇克里斯蒂娜和雷米曾一起徒步2000多公里穿越南极大陆,这次携手参加777比赛。

上阵父子兵,来自捷克的皮特参加777全马,儿子菲利普参加777半马。

大家完赛之后,就到附近酒店房间洗漱,在全部完赛之后,团队又来到了开普敦机场。海关人员知道我们是参加777挑战赛,对我们这几天的进进出出倒也习以为常了。

777第三站:2月2日澳洲珀斯

终于见到了第二架包机,接下来的5天我们就以这里为家了。

777的节奏非常快,很多拉伸只能在飞机上做。当然,吃饭和睡觉也都是在这架包机上。

在经停毛里求斯和雅加达中途加油之后,飞机抵达了澳大利亚西部的珀斯(Perth)。

当地华人事先知道我们的到来,早早就在起点等待了。

珀斯的气温16℃,还有凉爽的海风吹过,非常适宜比赛。相比南极的严寒和非洲的酷暑,加上飞机上10多个小时的休息,大家在这一站跑得比较舒服。

女子前3名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,几天下来大家变成了好朋友。既是对手,更是队友。

777的另外一对夫妻,梅里亚姆(Meriem Achab Zekri)和阿诺(Arno van Triest)不仅是来参加777挑战的,也是来度蜜月的。

777第四站:2月3日亚洲迪拜

珀斯比赛结束之后,大家已经熟悉了777的节奏,洗漱,行李打包,坐车到机场,安检,过关,上飞机。坐在舒适温馨的座位上以后,脑子里基本就想2件事:吃饭,睡觉。

丹在飞机上研究777的比赛线路。

由于在珀斯的起飞时间比预计晚了2个小时,我们的包机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加油时又延误了1个小时,导致我们到迪拜时比预计晚了3个小时。

迪拜当地华人朋友为777助威!

经过前3站比赛,大家都略显疲惫。还好天公作美,气温比较凉爽,天空还不时下起小雨。

777挑战已经过半,Runbuk将报道接下来的第5、6、7站比赛,同时对参赛选手的比赛数据进行分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