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东北人也都是活雷锋

新英格兰地区就是美国的大东北,包括六个州:缅因州、新罕布什尔州、佛蒙特州、麻萨诸塞州、罗德岛州、康涅狄格州。美国的东北人叫“Yankee”。你可能不知道康州州歌是Yankee Doodle,但你一定听过它的优美旋律。

过去英国清教徒划着船,漂洋过海就到了美国东北,并起名曰新英格兰。


(图片来源:http://www.davegranlund.com/)

美国东北的经济文化中心是波士顿。始于1897年的波士顿马拉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年度马拉松赛事。


(图片来源:baa.org)

有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叫约翰·凯利,他跑过61次波士顿马拉松,还是1935和1945年的波马冠军,并代表美国参加过两届奥运会。这位东北人杰出代表的雕像就在波马赛道的左侧,如果你有机会跑波马,别忘了在心碎坡前向他致敬。

 

巧了,1957年的波马冠军也叫约翰·凯利,同样也代表美国参加过两届奥运会。为了区分,大家叫他“the Younger”。年轻的约翰结束跑步职业生涯之后,回到家乡当了一名高中跑步教练。如果你有机会到康州的Mystic小镇,别忘了前去看看他的铜像。


(图片来源:runnersworld.com)

约翰 “the Younger” 有两个东北徒弟最出名。一个是安比·伯富特(Amby Burfoot),1968年波马冠军。他坚持100到140英里(约160-220公里)的周跑量。可能是受他的启发,1969年有人推出了现在广为人知的长距离慢跑理论(Long Slow Distance,简称LSD)。


(图片来源:runnersworld.com)

约翰的另一个弟子是茱莉亚·布兰德(Julia Chase-Brand),首位成功挑战AAU(业余体育联合会)禁止女性参加长跑比赛的女性,她在1961年以33分40秒的成绩完成曼彻斯特路跑赛事(约7.6公里)。约翰与茱莉亚是老乡,一个在格罗顿,一个在新伦敦,中间隔着一条泰晤士河。你是不是嗅到了浓重的英格兰味道?

(图片来源:nytimes.com)

提到女性与波士顿马拉松的渊源,我们不得不提凯瑟琳·斯维泽(Kathrine Switzer)。她在1967年跑完波士顿马拉松,是波马第一个带号码布完赛的女性,参赛号码261。

 

(图片来源:blisstree.com)

一年以前,也就是1966年,波比·吉布(Bobbi Gibb)完成了波士顿马拉松,虽然是非官方参赛人员,但是当她冲过终点后,当时的麻省州长也向其表示祝贺。波比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波马第一夫人”。

(图片来源:runnersworld.com)

话说1966年之前,AAU(业余体育联合会)禁止女性参加超过1.5英里(2.4公里)的跑步赛事,主要是因为当时普遍认为女性的身体“脆弱”(fragile)不适合参加长距离耐力比赛。直到1972年波马对女性正式开放,这条规定才作古。

我们对这些东北姐们的抗争精神致敬。

当时她们与主办方的对话可能是这样事儿的:

“你跑啥?”

“就跑咋地!”

“你再跑一个试试?”

“试试就试试!”

另一位东北女性的杰出代表就是贝卡(Becca),她跑过19次波马,而且是连续7天在7大洲跑7个马拉松的美国第一位女性。参加我们的跑步旅行,就有机会和我们的这位顾问进行面对面交流。


(图片来源:Runbuk, Inc.)

在安比获得波马冠军那年,吉姆·菲克斯(Jim Fixx)也开始长跑。他在1977年出版了畅销书《跑步大全》(The Complete Book Of Running),引领了美国的健身革命,带动了跑步运动的热潮。1984年,52岁的吉姆在跑步时猝死。推动跑步运动的大V却在跑步时猝死,这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

(图片来源:allouteffort.com)

原来,菲克斯有先天性心脏病,他爸爸也是因为心脏病只活到41岁。而且,菲克斯在跑步之前有200多斤,还是一杆老烟枪。负责菲克斯遗体解剖的主任法医说,菲克斯的死不应该归咎于跑步,相反,跑步強化了他的心脏肌肉,可能已经让他多活了8到10年。虽然如此,媒体报道还是铺天盖地。心脏专家保罗·汤普森博士 (Paul Thompson) 是记者报道菲克斯猝死事件的“必访专家”。

(图片来源:runnersworld.com)

汤普森博士,美国东北人,“运动与心脏疾病”领域的权威,也是一位马拉松爱好者。

  • 1968年首次参加波马,成绩2:49:22
  • 1972年在波马PB,成绩2:28:25
  • 2011年63岁第28个波马,4:02:53

汤普森博士对马拉松猝死的解释是:

通常35岁以下的案例中,其心脏多有结构性的缺陷 ,如“肥厚型心肌病”。而超过35岁的跑步猝死,其原因几乎都是心血管相关的疾病 – 因为跑步时血管会伸张弯曲, 如果胆固醇太高, 附着在血管壁上形成“胆固醇沉淀”,血液因为压力变大可能会将胆固醇堆积冲破,混在血液中形成血块,进而造成血管阻塞。

美国有项研究涵盖了美国26场年度马拉松30年以来的750场比赛,总参赛人数近330万,死亡率约13万分之一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26起心脏病猝死案例中,有一半都发生在比赛最后1英里。所以,跑马拉松不要在终点冲刺!资料还显示,如果5分钟之内使用除颤器进行抢救,有50%-75%的幸存率。


(图片来源:standexelectronics.com)

注:在中国夏季已经到来,为了安全,请避免参加气温高、医疗保障差、补给不充足的赛事;除非绕着医院跑,也请慎重参加线上马拉松。医疗人员是否能在5分钟内赶到你可能倒下的地方是问题的关键。

汤普森博士指出,家庭病史绝不容忽视。如果身体异常,不舒服,或呼吸困难等状况持续不退,请立即就医。如果不确定自己的状况,也建议尽早到医院检查。同时,健康的生活习惯非常重要,比如不吸烟,少吃含胆固醇高的食物,如动物的脑子、脊髓、内脏等。据统计,男性吸烟者患肺癌的几率比非吸烟者高22倍,女性吸烟者患肺癌的几率比非吸烟者高12倍。

(图片来源:besthealthdegrees.com)

肥胖者的死亡率是正常体型者的3倍。

(图片来源:besthealthdegrees.com)

关于体重标准,如果你还不知道身高体重指数BMI,现在就记住这个已经有160年历史的公式,体重除以身高的平方:

BMI的理想数值是多少?请看下表:

如果你的BMI低于18.5,你太瘦了,需要增重。如果高于24,而你偶尔听到有人叫你胖子,那就合理了。

现在点击右上角,关注我们的公众号“跑簿”,马上就能知道你的BMI数值。比如,体重75公斤,身高1.8米,那就输入 75/(1.8*1.8)。

对于跑者来说,怎样降低心血管的发病率呢?提高HDL的数值是一个有效方法。HDL是高密度脂蛋白,可以从动脉中移除胆固醇并将其运送回肝脏使其被排除体外,所以HDL也被称作“好胆固醇”(虽然它并不是胆固醇)。HDL的数值60是最佳水平,患心脏病的风险很低。如果低于40,患心脏病的风险很高。

提高HDL的几个方法:

  • 有氧运动

  • 减轻体重

  • 戒烟

  • 多吃鱼, 或补充含Omega-3脂肪酸的深海鱼油

  • 从饮食中去除反式脂肪(包括“代可可脂”、“植物黄油”、“氢化植物油”、“氢化脂肪”、“人造酥油”等)

  • 减少或去除饱和脂肪

说到这里希望大家都能明白,美国东北人不仅是推动全民马拉松运动的功臣,更是进行马拉松医学研究、传播科学理念的活雷锋。我们可以参考他们对马拉松猝死事件的科学研究来帮助中国跑者、赛事组织方、官方有关部门提高防猝死的科学意识和有效预防手段。

虽然马拉松猝死是小概率事件,但是一个也嫌多。年轻的跑者需要了解家庭病史,养成规律性慢跑的习惯,增加跑步里程,循序渐进,再考虑参加长跑比赛。而中年跑者更需要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,降低心血管的发病几率。

正如菲克斯所说,跑步可能无法让你多活很多年,但绝对让你在很多年里更有活力(I don’t know if running adds years to your life, but it definitely adds life to your years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