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南极冰川马拉松纪实

2018年12月13日,南极冰川马拉松终点,在场所有的人都在为桑德拉(Sandra)欢呼。她的成绩最终定格在13小时6分钟25秒。虽然她是这场在世界尽头举办的马拉松的最后一名,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成就感和所有人对她的钦佩。

最后一名选手桑德拉冲线


南极冰川马拉松(The Antarctic Ice Marathon)是世界最南端的马拉松比赛,比赛地点在南极内陆埃尔斯沃斯山下的联合冰川,距离南极点只有几百英里

位于南纬79°的联合冰川。©朱俊松 拍摄

南极冰川马拉松的赛事总监是理查德·多诺万先生(Richard Donovan)。2002年他分别在南极点、北极点完成了马拉松,成为在南北极点都完成马拉松的世界第一人;2012年他用4天22小时在七大洲完成了七场马拉松,打破了由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;他曾应邀在美国国务院做关于跑步的演讲。目前理查德已经完成了跑步横穿北美洲、欧洲、南美洲的壮举。他不仅是一名跑者,也是世界顶级马拉松赛的赛事总监,这些赛事包括:

2018年12月11日 南极冰川马拉松团队从蓬塔阿雷纳斯出发,前往南极联合冰川。

图片:特种飞机执飞,团队将降落在南极的蓝冰跑道。©Sisi Liang 拍摄

图:我们的目的地是联合冰川,距离蓬塔3000多公里,需要飞行5个小时。

图:特种飞机即将降落在南极蓝冰跑道。

图:飞机降落在南极联合冰川。©朱俊松 拍摄

图:机舱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眼前的景色美得令人窒息。

图:大家乘坐南极的特种车辆前往营地。

图:随处可见的南极冰川。

南极冰川马拉松营地。营地下面就是几百万年的联合冰川,深度达1600多米。

营地附近的冰川。

在正式入住营地之前,必须跟随营地工作人员了解营地设施、使用方法,和重要的安全事项。

南极的冰盖以每年10~30米的速度移动。一片降落在南极内陆的雪花,要经过10万年的时间,才能被“搬”到大海。由于移动速度并不均匀,就产生了十分危险的冰裂缝(crevasses)。在营地活动时只能到标注安全的地方,进出营地也实施严格的签到制度。

图:营地的所有用水都来自南极的雪。但是因为融雪需要燃料(太阳能仅能起到部分作用),所以整个营地严格控制用水。

南极营地的淋浴室。每个人的洗澡次数有严格限制。营地的所有污水都由特殊容器收集,和其他的所有废弃物一起带离南极。

参赛选手居住的是这种蛤蜊帐篷(Clam Tent)。帐篷内没有加热设备,御寒靠的是24小时的光照和专业的睡袋。

南极冰川马拉松选手居住的帐篷。

营地有2个主要的帐篷,Fram和Terra Nova,分别以两位南极探险家阿蒙森和斯科特的探险船命名。上图是Fram主帐,一日三餐、重要会议都在这里。

Terra Nova帐篷是南极图书室兼电影室,科学讲座也在这里进行。

营地主帐篷窗外的风景

在南极内陆可以畅行无阻的小飞机Twin Otter

联合冰川地处南纬79°,比赛时正值南极的夏天,太阳在头顶的天空转圈,不会落下。

联合冰川的时区与智利相同。按理说应该不会有时差问题。但是因为大家都非常兴奋,而且南极正处于极昼,所以睡觉反而成了一个难题!12月11日抵达南极,12日调整一天,13日就要进行比赛,大家只能根据自己的节奏努力适应。

中国参赛跑者合影

2018年12月13日上午10点,南极冰川马拉松正式开始!受赛事总监之邀,来自威尔士的退役橄榄球运动员、电视主持人、登山家、极地探险家Richard Parks为比赛发枪。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选手在世界第七大陆开始了艰难的比赛。

2018年南极冰川马拉松即将开赛。左侧为Richard Parks,右侧是赛事总监。

2018年第14届南极冰川马拉松开赛!天空中开始飘下洁白无瑕的雪花。

随着比赛的进行,降雪越来越大。

为了随时监测参赛选手状况,比赛期间雪地摩托沿着赛道不断巡逻。

降雪让赛道变得很软,增加了比赛难度。同时因为云层变厚,能见度变低,大家只能根据赛道的旗子判别方向。

在南北极有一种特殊情况叫做“whiteout”,眼前白茫茫一片,天地一色,地平线消失,毫无参照物,让人丧失了距离感和方向感。这无疑给比赛增加了难度。

长江商学院校友、百马王子孙化明,与爱人常英杰老师携手完赛。

在今年4月份完成了地球之巅的北极点马拉松之后,跑者毛莎在地球另一端完成了又一极限挑战。

铁人联盟CEO白云峰、若尧特医董事长方益胜、深圳跑者梁思思、中欧戈十凯联资本的魏宇强均顺利完赛。其中方益胜完成了人生首个半马,梁思思完成了个人首马。

来自山东烟台的南洋校友王永明。

成都圣恩创始人朱俊松。

来自深圳的史晶蕊按计划顺利完成半马。

来自广州的肖聪宁被大家亲切地称为“小姐姐”,完成成绩7:04:39,位列女子第四名。

来自武汉的方松在南极冰川完成了42公里的挑战。

同样来自武汉的谢华在挚友方松的影响下开始跑步,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场比赛是在南极。

CHTA主席朱静收获南极冰川马拉松奖牌。

注:在南极,不管是晴天还是阴天,都有超强的紫外线,所以大家每天都要涂上厚厚的防晒霜。

来自深圳的跑者苏和。

2018年南极冰川马拉松的男子冠军是来自波兰的皮特,成绩是3:49:18。他也是2017年北极点马拉松的冠军。

今年比赛的完整成绩请看官网:http://www.icemarathon.com/site/race-results/399.html (英文)。虽然大家的成绩有快有慢,但在南极大陆完成一场艰苦的比赛,每个人都是冠军!

赛事总监为2018年南极冰川马拉松的男子和女子前三名颁奖,同时也为成功加入七大洲马拉松俱乐部的跑者颁发奖牌,恭喜他们在全球七大洲都完成了马拉松!

七大洲马拉松俱乐部奖牌。南极冰川马拉松是南极洲唯一的马拉松比赛。 ©魏宇强 拍摄

比赛在12月13日顺利完成,团队原计划在12月14日飞回蓬塔。但是由于南极天气突变,返程日期延后了3天。上一次出现延误还是5年前。大家在这多出的3天时间里,一方面见证了南极的暴风雪,另一方面也更好地享受了在南极内陆与世隔绝的美好时光。

“百马王子”孙化明也酷爱足球。

以魏宇强、孙化明为主力的中国之队与国际联队展开较量。

爆米花王永明与大家一起玩起了雪地自行车。

登顶9次珠峰、23次文森峰的David在Terra Nova帐篷为大家讲解书本上学不到的南极知识。

南极的壮美无法用语言形容,甚至无法用图片表达,非身临其境不能体会。

在我们登机即将离开南极的那一刹那,除了对家的期盼,竟也有了对南极的眷恋。

马拉松团队登机准备离开南极。©魏宇强 拍摄

在我们离开南极的飞机上,除了行李、睡袋,还有我们在南极期间产生的所有废弃物。

我们从南极带走了美好的回忆,却把心留在了南极。

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,2018年12月14日,正好是人类历史首次抵达南极点107周年纪念日。伟大的探险家们对未知的探索已被永远地载入史册。对于有幸参加南极冰川马拉松的跑者来说,这是一次深入南极的探险,是一场十分艰难的比赛,同时也是一次学习和洗礼,是一次超越自我的修行。因为来过南极,所以更懂南极。对南极知识的普及,对南极环境的保护,成为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因为一场马拉松,我们开始牵挂这块世界上最纯洁的大陆。